春夏冬

等你回来
致最好的病客

超甜!

uuuuuu:

预售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57326267917

 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排版人有变动,现在是西桑桑,预售期截止到9月1日(●'◡'●)
 
 

 

 
 
 

周六开始!走淘宝~~吧唧是加购,也可以单买,明信片预售就送不单卖~~~

 
 
 

 

 
 
 

现在该文很快要完结了,无论如何都要说感谢!我这个号从4月底用到现在,有大家近四个月的陪伴,才有这本书,真的非常开心写这篇文,非常开心认识一些朋友,出本是对这段时间的留念,不是为了盈利什么的,能留下一个故事,一段回忆,就是很值得的事。

 
 

【all叶】非正常越狱22

病客:

*全称非正常人类和非正常狱警的愉快越狱日常


 


*本文包含并不限于:有病,剧毒,第一人称


 


*谜之日式恶搞台词出没


 


 *充斥着未知套路的监狱文并且还没有H


 


*可恶至极




*【all叶】病客的目录


 


————————————————————————


 


二十二、非正常の通学


 


01.


 


监狱门口的气氛剑拔弩张。


 


以叶修带头的犯人们形成了一个冲锋的阵型,而在他们身后,巨大的使魔们站成一排。


 


“呵,”我冷笑一声,“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叶修点上一支烟,眯着眼。


 


“我也没想到。”


 


“今天这个门你们别想就这么走出去。”


 


我右手握拳举起,身后立即传来枪械搭好的声音,整齐的一声响。


 


全部上膛。


 


君莫笑空洞的眼窝中红光一闪,千机伞变形成左轮枪,对准了我的额头。最后方的生灵灭光芒大作,而我们这边的磁场炮也已经就位。


 


“一、一定要这样吗?”乔一帆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唉,谈判失败就是这样的,小兄弟。”


 


乔一帆身旁的夜雨声烦推了推自己的墨镜,大狮子的爪子在乔一帆头上揉了揉,随后戴好耳机,爪下音键与音响现出,夜雨声烦的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微笑。


 


“来首战歌吧兄弟们。”


 


战争一触即发。


 


这时三小只百花缭乱却跟小炮弹似的滚进了我们之间,他们仨举着一个小喇叭,打开开关。


 


深吸一口气。


 


“你们怎么还在这里啊卢瀚文上学要迟到啦!!!!!!!”


 


只一句,就让双方人马全部崩溃。


 


厉害。


 


实在是厉害。


 


02.


 


“啥?已经这个点了!我靠我靠我靠我靠!狱警都怪你们!你们干嘛拦住我们啊!不然我们早就可以出门了快快快!包!把包拿上!”


 


“怪我们?都说了让我们狱警来送卢瀚文上学,你们一帮犯人凑什么热闹!”


 


“你们这是歧视!”


 


“滚开把卢瀚文交出来!”


 


“今天可是开学第一天!”


 


“狱警送!”


 


“犯人送!”


 


“吔屎啦狱警!”


 


“吔屎啦罪犯!”


 


伴随着争吵,场面还是衍变成了大乱斗。


 


最后筋疲力尽的我和叶修一行人把卢瀚文送到实验小学的时候。


 


已经迟到了一个小时。


 


戴着老花眼镜,脸上皱纹横生身材细瘦的班主任拍着手里的尺子。


 


“你们几个,来办公室一趟。”


 


“……是。”


 


我们五个大人低着头。


 


乖得就像鹌鹑。


 


03.


 


卢瀚文高高兴兴地背着新书包跟着班主任进了教室,班主任安排好他的座位后走出教室,她一转头,凛冽的目光扫向我们,我们立即背后一凉。


 


“一个一个进来谈。”


 


我、叶修、黄少天、孙翔、方锐互相对视了一眼。


 


“谁先进去?”


 


“不是吧你们?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怕班主任?”


 


孙翔不屑地哼了一声,我们的视线下移。


 


果然腿在轻微地颤抖。


 


抬头。


 


“你不怕的话你先进去吧。”


 


“凭什么!”


 


孙翔立马就跟炸了毛的猫一样。


 


“那根据传统,我们猜拳吧,数一二三。”


 


“一。”


 


“二。”


 


“三!”


 


我们把老老实实出了剪刀的孙翔给直接扔进去了。


 


“骗子!!”


 


随后很体贴地还帮他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我们四个趴在办公室窗户上往里瞧,只见孙翔别扭地站在班主任老师面前,先是一脸的倔强,两分钟后,他的表情软化,五分钟后,他已经一脸的被打击。


 


而过去了十分钟。


 


孙翔掩面。


 


哭了啊!


 


我震惊!并且在时隔学生时代多年后的今天,再一次回想起了,来自班主任的,恐惧!


 


“不行,不能就这样看着孙翔这小子沦陷在这里,我们得再进去一个人!”黄少天严肃地握紧拳头,“老叶,如果我活着回来。”


 


叶修认真地拍了拍他的肩。


 


随后我们仨一起把方锐给扔了进去。


 


“啊????”


 


方锐惊慌失措地看着我们关上办公室门。


 


我拍拍手,方锐啊,你还是太年轻。


 


然后我们继续趴在窗户上暗中观察。


 


过去了三分钟。


 


又哭了一个!!!!


 


这、这是何等老练的班主任!


 


黄少天吞了口口水,转头,面对我跟叶修的凝视,沉默。


 


“……我自己进去吧。”


 


黄少天做了一次深呼吸,走进办公室,直面班主任。


 


三十秒后。


 


……沦陷得太快啦!!!


 


而且已经开始自我忏悔啦!!!


 


可怕!


 


竟是恐怖如斯!


 


我和叶修大惊失色,就在这里,办公室里传来幽幽的一声:“下一个。”


 


……


 


学校的二十分钟大课间结束。


 


我们全员在痛哭流涕中打出了GG。


 


04.


 


我擦着鼻涕,坐在休憩用的长椅上,平缓自己的呼吸。


 


不知道为什么,被老师训话就是很想哭啊!


 


感觉自己从头到脚的自尊都被打碎了啊!


 


我把纸扔掉,转头看向那几只。


 


可能只有一个表情包能准确形容他们。


 


对。


 


就是那个抱在一起哭泣的表情包。


 


05.


 


这一天的回忆实在是惨不忍睹。


 


于是晚上我们紧急开会,讨论关于送卢瀚文上学这件事。


 


“等等!”


 


一位犯人举起了手。


 


“为什么紧急开会是讨论这种事情?我们难道不应该讨论点枪支毒品走私追捕这些东西吗?”


 


人畜无害可萌了叹了口气。


 


“那也得我们的犯人们懂这些啊,枪支还好点,你问问毒品,有人知道盐和白粉的区别吗?”


 


包子举手。


 


“你说。”


 


“一个是咸的一个是甜的?”


 


一旁的叶修愣了一下,随后欣慰地摸了摸包子的头,包子一脸骄傲。


 


人畜无害可萌了摊手。


 


“你看。”


 


“哦……”


 


提问的犯人老实坐下了。


 


在大礼堂内争吵了两个多小时,最后得出的结论,在我与狱警A的看护下,加上犯人叶修、黄少天、喻文州、王杰希、方锐、包荣兴,我们八个人,组成了送卢瀚文上学小分队。


 


06.


 


时间——6:00 am


 


王杰希在餐桌上摊开一张蓝图。


 


“从监狱到瀚文所在的小学有26个街区,总耗时大概一个小时左右,我们的出行方式是步行——地铁——公交车——步行,早上人群开始流动的时间在七点半左右,那个时候会是交通高峰期,一定要注意。”


 


“对讲机都拿到了吧各位?”


 


喻文州站起身。


 


我和其他人纷纷点头。


 


“不要走散,随时保持联系。”


 


“好的,还有半个小时叫卢瀚文起床,现在,我们最后再检查一遍装备。”


 


我们拉开各自的背包拉链。


 


“乘车卡。”


 


“Over。”


 


“手机。”


 


“Over。”


 


“零钱。”


 


“Over。”


 


“防讹摄像头。”


 


“Over。”


 


“以及最重要的……”


 


我们一起从包里拿出最后一样东西。


 


“包油条的人民晚报。”


 


时间——6:30 am


 


“洞拐洞拐,这里是洞幺,卢瀚文正在洗漱,over。”


 


“收到,over。”


 


“老大老大,这里是包子,油条味的报纸真好吃!over!”


 


“收……啊?你在吃什么?”


 


所有人扔下对讲机抢救包子去了。


 


时间——6:50 am


 


“那我们就出发了。”


 


“路上注意安全。”韩文清站在门口送我们。


 


“知道了老韩。”叶修背好背包,“老韩,等我回来,我们就……”


 


“哦哦哦哦阻止这个flag!”


 


叶修话没说完就被我们几个一巴掌糊住了脸。


 


我一边死命捂着叶修的嘴一边跟韩文清道别:“老韩我们走了啊!”


 


“走了走了走了,再晚赶不上车了走走走走!”


 


韩文清看着拖着叶修走远的几人,皱眉。


 


“他们几个真的行吗?”


 


“谁知道呢。”


 


苏沐秋耸耸肩。


 


时间——7:10 am


 


地铁站的人还不算太多,我们松了口气,走进了车厢。


 


“小卢抓紧我的手。”


 


“嗯。”


 


卢瀚文抓紧了叶修,而叶修则抓紧了吊环。


 


第一站到了,啊还好还好,空间还是挺大的。


 


第二站,啊还好还好,起码人与人之间还是有距离的。


 


第三站,我溺水了,淹死在人潮中。


 


“老叶!你和瀚文没事儿吧!”


 


被冲散的黄少天大声问着。


 


“还行。你站好你自己就行。”


 


叶修站在靠角落的位置,给卢瀚文腾了个地方出来让他不被挤着。


 


“好多人啊……”卢瀚文抓着叶修的裤子往他身后瞧。


 


“是啊,大家都是为了生活的人啊。”


 


叶修摸了摸卢瀚文的脑袋。


 


叹了口气。


 


“狱警,你能不能别再往我身上挤了。”


 


“你以为我想啊!”


 


我敏锐地感受到叶修这句话一出不远处的王杰希就盯上了我。


 


我是直的!


 


我再一次泪流满面地想。


 


终于到了下一站,人群松动了一点,我松了口气,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子,转头,车门处,下车的人群中挤着一个熟悉的人。


 


“卧槽卧槽放我上车啊我不是这站下啊!喂!”


 


方锐被人们挤着,仿佛一条被浪潮拍打的小鱼般无力地挣扎,发车的哨声响起,方锐也知道这下没有机会了,他向我们伸出手。


 


“没办法再陪伴大家走下去了,大家,一定要加油,不要输给地铁啊!”


 


“方锐!”


 


合上的车门隔开了我们。


 


车厢内一阵沉默。


 


“可恶!”黄少天捶打了一下车门,“竟然!竟然将方锐给……可恶!”


 


“冷静。”喻文州搭上黄少天的肩膀。


 


“这才只是开始,接下来,就连同方锐的那一份一起努力吧。”


 


黄少天默默地点头。


 


狱警A抬头看着才变红了四个的路线灯,忧愁地想着。


 


这一路,还会发生这样的悲剧吗?


 


大家……又能承受多少呢……


 


众人就这么沉默着在车厢中挤来挤去,终于,那一站,终于要到来了。


 


“准备好了吗各位?”


 


挤在角落的叶修严肃地看向其他人。


 


“准备好了。”


 


他们点点头。


 


“好,狱警,你和我开路。”


 


我点头。


 


“护住瀚文。”


 


“交给我吧。”


 


地铁运行的速度开始放缓,站台已经出现在我们眼前,提示音响起。


 


“XXX路到了,请从列车前进的左侧……”


 


“走!”


 


我和叶修立马往车门冲去,忍受着两边的压迫硬是用身体挤开了一条路,我向后面吼了一声。


 


“跟上!”


 


机会是短暂的!抓紧时机!已经冲出了地铁的我和叶修紧张地望着跟在身后的同伴,很好,王杰希和黄少天已经出了车厢,狱警A也顺着人流的方向蹭了出来,包子……干得漂亮!至于最后……


 


“文州!”


 


最后的喻文州终究是慢了一步,在快走出车门的时候又被上车的人群挤了回去。喻文州看着我们,带着他一贯的柔和微笑。


 


“对不起,只能走到这一步了,但是,能和大家相遇,真是太好了呢……”


 


“文州!!”


 


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吞没。


 


“都是我的错,如果我能再……”我悔恨不已,“如果能把路开得再大一点……”


 


“别这样想。”


 


王杰希拍了拍我的肩。


 


“走吧,我们还有路要走。”


 


“走吧,狱警,出口就在前面了。”


 


黄少天把我推着往前走,我再次回头看了一眼已经空荡荡的站台。


 


抱歉,我们会记住你的……


 


时间——7:40 am


 


“狱警A!上来!抓住我的手!”


 


我竭尽全力向狱警A伸出手,然而狱警A只是苦笑着摇摇头。


 


“够了,狱警,够了,虽然和大家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是我呜哇嗷嗷嗷啊啊——!”


 


我狠拍了一下大腿。


 


你们好歹让人把台词念完啊!


 


在上车的过程中,我们又少了一个同伴。


 


现在小分队只剩我、叶修、王杰希、黄少天和包子。


 


卢瀚文打了个哈欠,显然是一路折腾过来倦了,抱着叶修的大腿开始打瞌睡。


 


“呼——现在好了,就快到了,下了车后走五分钟不到我们就能抵达学校了。”


 


“公交车上的人也不少,最后下车大家千万要小心。”


 


“嗯。”


 


“是,老大!”


 


公交车一路漂移带打滑,很快我们要去的车站就已经在不远处了。


 


“大家各就各位,尽力往车门的位置挤。”


 


“知道了。”


 


公交车一个急刹,车门“砰!”的一声打开。


 


“下车!”


 


我们立即往车门去,挤下车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坨橡皮泥,回头,发现包子和黄少天还在车上,黄少天被卡在一左一右两个胖子中间,正奋力往前走,抬头看见回头盯着他的包子,黄少天开口喊道。


 


“你先走!别管我!”


 


“啊好的!”


 


包子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黄少天愣在原地。


 


“啊不对啊我就随便说说开玩笑的!喂!回来啊喂!!!”




黄少天被公交车带走了。


 


时间——8:02 am


 


我们四人气喘吁吁地把卢瀚文交到老师手里。


 


班主任老师拍着手里的直尺。


 


“你们有什么好说的?”


 


“呃……看在我们折损了四个人的份上……”


 


班主任手里的直尺被她一个用力折成了两半。


 


“你们!去给我罚站!”


 


“是!”


 


送卢瀚文上学的作战计划。


 


至此。


 


以失败结尾。


 


07.


 


“啊……罚站……为什么我一个大男人要在小学教室门口罚站啊……无聊无聊无聊……”


 


我正嘟囔着,突然从教室里飞出来一支粉笔砸中了我的后脑勺。


 


“外面的家长请不要说话!”


 


“对不起!”


 


“既来之则安之吧。”


 


王杰希转头看了眼教室。


 


“还有不少非正常人的小孩儿啊。”


 


“看上去处得不错啊,我记得我小时候班上的歧视挺严重的。”


 


“时代总是在进步吧。”


 


叶修正准备说点什么,突然就被一个不明物体飞扑了,连忙把脸上的东西摘下来,一看,这不是一叶之秋吗?


 


“叶修!”


 


被叶修抱在手里的一叶之秋高兴地晃着火柴。


 


“你怎么来了?”


 


“我们想看看小学长什么样子。”三小只百花缭乱也从扶手上翻了过来。


 


百花缭乱看着站在教室外的我们,包子还靠着墙壁睡着了,鄙夷的目光毫不掩饰。


 


“丢人,真是丢人。”


 


“嘿你们……”刚想教训一下百花缭乱的我想到后脑勺上的粉笔印,又安静了下来。


 


不理我,百花缭乱和一叶之秋四只小家伙爬上窗台,趴在上面,盯着教室里面。


 


“诶——怎么全是小孩子啊?”


 


“还有非正常人哦!”


 


“唔……在学什么呢?”


 


四只正看得开心,这时班主任却走了过来,我们连忙想把四个小不点揪下来,班主任却摇了摇头示意我们站好。


 


她走过去,弯下腰,跟一叶之秋他们一起看着教室里朗读课文的孩子们。


 


目光柔软下来。


 


“你们也喜欢学习吗?”


 


“啊?还好吧……”


 


百花缭乱有些不好意思地挠头。


 


班主任笑了笑,看向我们时又是那一副严肃的模样。


 


“你们,是非正常监狱的人?”


 


“我是狱警,他们都是犯人。”


 


“我的表弟,是非正常人……好多年前也进了监狱。”


 


“……是吗……”


 


“呵呵,这几年他给我来信。”她的微笑挺好看的,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大美人吧……我不禁出神地想到。


 


“他说,在监狱里学到了很多东西,很多让他想做一个好人的东西。”


 


我们愣了愣,随后也笑开了。


 


“那就好。”


 


班主任点点头,又转过身看着一叶之秋他们。


 


“你们要是想来上课,也可以来。”


 


“可以吗?”


 


“当然,教育是没有界限的。”


 


她伸出手,摸向一叶之秋的小脑袋。


 


一叶之秋睁大了眼。


 


随后“啪!”的一下拍开了她的手。


 


“我不上小学,我十八岁了。”


 


“……”


 


“……”


 


好尴尬。


 


好尴尬。


 


班主任默默回头。


 


糟糕!这时候吐槽会死的!


 


我们立马全部移开了目光看天花板看走廊。


 


08.


 


接卢瀚文放学的时候,班主任再次叫住了我们。


 


“有事吗老师?”


 


我凑过去。


 


“你们啊,”班主任揉了揉发痛的额角,递给我一张单子,“难道不知道这个东西吗?”


 


我接过一看。


 


校车接送服务……


 


那一刻。


 


我们三个大人。


 


成年男子。


 


瞬间石化在了原地。


 


09.


 


包子:????


 


TBC


 


小剧场:


 


去学校给卢瀚文开家长会的我跟卢老爹。


 


开完会,我发现有一个可爱的小姑娘黏着卢瀚文,要亲他。


 


输在起跑线上了!


 


我的胸口一痛。


 


而卢瀚文则是飞快地躲开了她。


 


“我要亲也是亲叶修叔叔!”


 


我大惊失色,赶紧看了眼正在跟老师谈事情的卢老爹,一把抱着卢瀚文躲在角落里。


 


我严肃认真地地教育他。


 


“瀚文,男生是不能亲男生的!”


 


“我知道啊。”


 


卢瀚文很利落地回答。


 


“那你怎么要亲叶修呢?”


 


“为什么不可以?”


 


“叶修也是男生啊。”


 


卢瀚文沉默了两秒。


 


随后一脸震惊!


 


我更震惊地晃着他的肩。


 


“原来你一直都是把叶修和男生分开理解的吗!!!!”


 


在卢瀚文的理念中。


 


男生要亲女生。


 


男生不能亲男生。


 


但是黄少天叔叔他们亲过叶修。


 


叶修不是女生。


 


所以卢瀚文的性别观念是——男生,女生,叶修。


 


这就是教育的缺失啊。


 


小剧场·END


 


 ————————————————————————————————————




你们根本不知道我在写地铁那一段笑得有多痛苦!




你们是不会懂的呢!


 


 


 



修罗忧乐:

气得不行。

动画开播没几天了,搞什么事啊

我喜欢的太太是不准别人欺负的!

还是气得不行。


涂了个太太叶,粉丝韩,情绪不好草稿凌乱就这样了。

坑都没填完你敢走?

谁都不能阻止我吃粮!

谁都不准欺负我太太!

我画的这才叫ooc

【伞修】错误

喵喵喵?

狐絳:

*伞修
*谢谢大家,我也不知道我在干嘛


--------------------------------------


迎新夜,拥挤的空间,喧闹闷热的气温。
近百个新生与学长姐一个一个挤在廉价摺叠椅上,被迫观赏舞臺上冗长沉闷的长剧。
伪装成新生的叶修忍了又忍才没在一片黑暗中落荒而逃,他实在是不擅长这种充斥青春气息的游戏。


突然,一个硬硬的东西从后方抵上他的屁股,毫不犹豫地往他坐到发麻的臀肉一挤,带着持续地高频震动。
叶修一下子就懵了。


谁?
这是什麽特殊的暗示吗?
外表不修边幅,内裡装着纯gay的叶修瞬间联想翩翩。
他被震了一会儿,对方收回凶器,在叶修以为该结束时换个位置又压了上去,终于忍不住让他反手去握住那个大庭广众下搞得他心猿意马的坚硬物体。
那东西出乎意料地不是那种圆柱体的塑胶触感,它前头较尖、后方渐渐变大,上下窄而左右宽,形状竟是扁平的。
那东西被他一抓就不震了,停在那裡任他掐捏,还主动往他手裡送了送。
唉呦,不得了。叶修感叹,这年头如此大胆的人不多了,就算不约,也要转过头去看看这个勇气十足的小伙子是谁。
多想不如实做,于是叶修转头,凭藉着舞臺微弱的光线照明看见了苏沐秋,他星眸剑眉,眼眶在强忍着的呵欠裡带着水气。
自己手裡抓着人家的鞋尖。


「怎麽?」同样负责扮演新生的学生会长问。
「没什麽。」叶修转了回去。


苏沐秋收回脚尖,无声地微笑。
我硬硬的鞋尖是个美丽的误会,我不是炮友,是你的情人。



--
郑愁予老人家如果地下有知,肯定要从坟墓裡爬出来揍我